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史资料 > 移民之路 > 胡世博:携家拖口进四川(故事梗概)

胡世博:携家拖口进四川(故事梗概)

2017-06-29 21:35:38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    字体:[] [] []    保护视力色:       
携家拖口进四川(故事梗概)
 
明朝末年,八大王张献忠造反,兵驻武昌,在麻城一带招兵买马,麻城孝感乡青年农民李仁洪参加了张献忠的队伍,他跟随八大王打进四川,亲眼看到残酷的战争及杀戮给四川人民带来深重灾难,成千上万的人被杀死,到处都是残破的城镇村落,到处是尸体。张献忠战死后,李仁洪随败将白文选退到川黔交接的綦江县,一次战斗中身负重伤,生命垂危,幸被青年妇女刘氏救了。经过战火摧残的綦江,沿古驿道的乡镇全部被毁,很多村民被杀死,一些人逃进了深山。刘氏救起了李仁洪,两人在深山相依为命,有了一个小女儿,等到战事平定,在东溪古镇边搭茅棚安家,种田度日。
 康熙五年,张师素受命担任綦江县令,他也是湖广麻城人,从小读书,考中秀才,被张献忠大西军裹挟到了四川,后投降清军,被授任綦江县令,到任看到綦江县城一片凄凉,大街上长满荒草,老虎在县大堂做了窝,众多乡场没有人烟,十分感慨,一次巡视到东溪,发现李仁洪与刘氏,认出仁洪是麻城人,委托仁洪回家乡招募移民,重建綦江。同时,四川巡抚张德地上奏朝廷,四川十室九空,人烟稀罕,望朝廷下旨移民。康熙帝采纳了张巡抚意见下旨移民四川。
湖广行省麻城县地处大别山区,耕地稀少,生活条件恶劣,一些避战乱从江西、河南迁来的人想着迁到更容易谋生的地方。孝感乡河塘村是李仁洪老家,丈夫远去了四川,音信全无,妻子罗氏带着一女两儿,租种了财主黄明星五庙山地,艰难度日,好在仁洪义弟陈雄义经常前来照顾,送钱送物,帮助耕地。罗氏与陈雄义原本是相亲相爱的恋人,陈雄义在村里得罪了恶霸王秃子,避祸逃离家乡,父母做主,将罗氏嫁给了李仁洪,后陈雄义和李仁洪结拜为义兄义弟。李仁洪一走十几年,罗氏托儿带女,十分艰难,雄义旧情未忘,经常帮助。
罗氏欠了黄家五石租粮,黄家经常上门追讨,黄明星见罗氏美貌,虽然三十多岁,仍然惹人喜爱,常借讨租挑逗。一天,黄明星正在罗氏家里无理,遇罗氏女儿李霞想好的铁匠罗锤前来,罗锤发火动手,赶走了黄明星一伙。罗氏见黄明星居心不良,为让其死心,要与陈雄义假结婚。雄义碍于义兄义弟情义,推辞不允,无奈见罗氏生活艰难,同时罗锤诚意相劝,终于答应,两人办了“喜事”。
麻城贴出了移民告示,陈雄义打听到李仁洪在四川綦江一个叫东溪的古镇上安了家,和罗氏商议,带领儿女进四川寻找李仁洪。黄明星听说陈雄义和罗氏结婚,心里怀恨,得知陈雄义和罗氏一家将启程进四川,和强盗王秃子勾结,在长江口抢劫陈雄义和罗氏。幸而雄义奋起反抗,并得附近船工相助,打退了强人,保住了一家平安。黄明星想谋得招募移民差事,给县令送礼,他设了骗局,把村民骗来,强行押解进川,并邀约王秃子帮助押送。罗锤和霞女失散,心中慌乱,中了奸计,被官兵押解进川。
陈雄义和罗氏一家乘坐的小船历经艰险,到了巴东,不料船被激流冲翻,船上人全部落水,陈雄义奋力抢救,只救起李忠贵,他悲痛万分,将罗氏衣物埋成衣冠冢,凄苦中携忠贵上进川路程。
罗锤被黄明星、王秃子及官兵押解进川,荆州城下跳长江逃脱,只身一人,一路打工,沿沅江西进,取道贵州进川寻找霞女。陈雄义陈雄义带着李忠贵,经过千辛万苦,终于到达东溪场,然而寻不到李仁洪,万般无奈,将忠贵安顿在一观音庙内暂住,打工挣钱,供忠贵读书。
李仁洪返麻城招募移民,船过巫山城上岸喝茶,正好碰见被渔民救起流落街头的李忠信,意外捡到了儿子,非常高兴,带着一起回转麻城,得知妻子罗氏已与义弟陈雄义结婚,心中怨恨,他在家乡招募了四家自愿到四川的乡民,艰难地从陆路经随州、襄阳进川,过汉水时被江水突涨,同行李全父女被水冲走,翻越大巴山时又遇风雪阻路,李湘老人被冻身患重病,仁洪精心照料,老人临终时把一张榨蚕种交与仁洪,要他带到四川繁养。罗锤一路打工,到了播州,翻娄山关、九盘山到了綦江县境地,在福林山林中迷路,不幸坠下山岩,被陈雄义遇见救起,罗锤询问霞女情况,得知落入江中下落不明,非常悲痛,拜雄义做了义父。
罗氏在江中被一商船救起,商船老板名叫周兴,也是从麻城迁到四川重庆江津的移民,他带着罗氏到了重庆府,大街上遇见被渔民救起与弟弟忠信失散的霞女,母女历经艰险,终于重逢,抱头痛哭,霞女任周兴做了义父。
李仁洪将乡亲们带到了东溪,张县令十分高兴,给了奖赏,让移民垦荒种地,送给了种子耕牛,不料天太旱,百日无雨,移民们生活十分艰难,张县令从外地买来了粮食赈灾。黄明星和王秃子押解移民也到了东溪,黄明星“移民”有功,做了东溪里正,王秃子恶习不改,投靠当地强盗苏老四,又做了强人,黄得知赈粮将运到东溪,暗通王秃,阴谋劫粮。罗锤得知,和陈雄义联手保护,赈粮没有被抢。李仁洪、陈雄义东溪场上相遇,仁洪误会义弟,百般羞辱,不认雄义。他对罗氏寒心,困苦中与刘氏相互帮助,终于结为夫妻,在青扛林中放养榨蚕。白天晚上守在山上,榨蚕生病,住在江津的麻城乡亲赶来指导。李仁洪把精力全都放在养蚕上,希望养好蚕,获得丰收,改善家人的生活,不料天突降霜,榨蚕冻死了很多,仁洪没有灰心,继续养蚕。
东溪场强盗苏老四和王秃子勾结,抢劫行人,东溪场上人人痛恨。罗锤带领福林山义士几次与其拼斗,不见胜负,为对抗强人,东溪场上组成了麻城帮,众人推举陈雄义做了帮主。他在东溪场遇到了曾在鱼沱挖矿的唐大哥,唐大哥劝陈雄义合伙挖矿,雄义答应了,两人又招了几个工人,在鱼沱山开挖铁矿。陈雄义把李忠贵安顿在观音庙读书,无论多么困难,都按时送去银两,忠贵非常感动。不料矿洞垮塌,唐大哥死了,陈雄义负了伤,他仍当了自己衣物,为忠贵送去银子。同时綦江涨水,李仁洪田地被淹。罗锤听说义父负伤,特意前来看望,并送去养伤银两。
周兴听说东溪场生意好做,特意到东溪开店经商,不料路上遇到强盗王秃子抓作人质,索取钱财。霞女闻听陈雄义在东溪场,赶到东溪,寻找到叔叔,并且见到情人罗锤,又喜又悲。为救周兴,麻城帮下帖子给王秃子,要王放人,陈雄义单身赴宴,气势压倒了强盗,放了周兴。雄义护送周兴返家,见到罗氏,两人辛酸感慨。周兴为报答雄义救命之恩,设宴招待,送上银两。雄义以义气为重,没有收取银两。
李仁洪与黄明星争夺地界起纠纷,黄密见强盗王秃子,让王在路上抓走刘氏为人质,正好被雄义和罗锤遇见,雄义借口要霸占刘氏,王秃无奈,只好让出,雄义让罗锤故意放走了刘氏。李仁洪听刘氏回家讲起被强盗掳走经过,误以为雄义与强盗一伙,报告了前来东溪巡查的张县令,张县令派巡捕抓了雄义。审讯的大堂上,周兴上堂为雄义作保,同时,义士罗锤下山找张县令(罗锤曾在强盗袭击时救过张县令)说明情况,张县令了解真相,放了雄义。雄义回到鱼沱矿山,正好遇到唐大哥遗妻唐大嫂带着女儿前来唐蓉前来寻夫,陈雄义妥善地把亡友的妻女安顿住下,供给钱粮,他东凑西借重新开始挖矿,历尽了艰难。唐大嫂和女儿安了家,她为陈雄义洗衣煮饭,生活安定了。罗氏想念儿子,让霞女带路到观音庙见了忠贵,母子相见痛哭流涕。忠贵勤奋读书,和书友秦灿、胡乾交好,经常一起讨论国家大事。雄义看到世道混乱,强人逞凶,光有蛮肚子文章不行,带着寻找武艺高强的师父学艺。唐蓉经常上山送东西。时间长了,和忠贵有了感情,两个年轻人私定了终身。
一年后,李忠贵赴县城考试,成绩优秀,考中了秀才,返东溪途中遇强盗苏老四设计擒住,押往播州投靠叛军。途中忠良机警逃脱,还救了一些被抓的乡情,带乡亲参加了讨逆大军。忠贵失踪了,雄义焦急万分,到处寻找,唐蓉也到处打听,罗氏闻讯十分着急。雄义终于从官府得到消息,众人心中稍安。
周兴在东溪场上开了一家丝绸店,罗氏带着霞女在东溪住下。一天,霞女上街遇到黄里正,里正见霞女美貌,上前调戏,遇周兴路过,大声责备,黄明星心中记恨了周老板。周记丝绸店生意兴隆,黄十分忌妒,暗中找来王秃子商议,设计陷害。周兴记挂陈雄义,到鱼沱山看望,两人商议投资共同开矿,矿井采出铁矿,炼出了铁,两人十分高兴。李仁洪养榨蚕成功,收成很好。周兴和黄明星争相收购榨蚕丝,相互抬价,仁洪获大利。黄里正和周兴矛盾更深。黄让王秃带人在峡谷口抢劫周兴船队,因罗锤赶到救助打败了王秃。一计不成,黄里正和王秃商量又生毒计,王秃从铸私钱的贼人手中买了铸私钱的工具,暗中埋在周兴丝绸店后院,黄里正到县衙告状,衙役从周兴店中炒出铸私钱证据,周兴糊里糊涂被抓进了大牢,并且被严刑逼供,屈打成招。陈雄义闻讯,十分着急,找到张县令,因为证据确凿,张县令不敢放人。雄义又找众乡亲商议救人,众人都认为要就周兴,必须帮助知县破了私钱案。
李忠贵投军,讨伐叛逆有功,捉住了匪首苏老四,率队凯旋。重庆府论功行赏,封给千总之职。李千总回东溪探望雄义及母亲。东溪场乡亲闻听千总前来,热烈欢迎。忠贵见了陈雄义,设宴招待。黄明星也殷勤迎接忠贵,让女儿侍奉千总,并为女儿提亲。李忠贵不忘与唐蓉之约,谢绝了。霞女上山要求罗锤帮助救出义父,并带来雄义书信,罗锤化妆下山,寻找铸私钱窝点,终于发现了线索。
李忠贵前往周府拜见母亲,见周府被封,十分吃惊。罗氏见到儿子,哭诉冤情,然而私钱案不破,周兴冤枉无法得伸。千总派人和罗锤一起寻找私钱窝点,经过千辛万苦,终于找到铸私钱的地方,破了私钱老窝,抓住了王秃子。王秃子招供陷害周兴经过,千总审案,当场释放了周兴。黄明星闻听私钱案破了,心中惊慌,想逃进深山中躲避,不料途中遇到老虎被咬死。
周兴听霞女说雄义误会自己与罗氏关系,找雄义解释只把罗氏当做大嫂,并无其它关系。李忠贵和霞女都劝雄义和母亲结合,陈雄义终于答应。
李仁洪家里,瑛妹暗暗喜欢了忠信,忠信也很喜欢瑛妹,因为瑛妹是李仁洪和刘氏的女儿,仁洪极力反对,忠信悲愤离家,找到哥哥忠贵,在千总府住下。陈雄义炼铁成功,获大利,帮助困苦乡亲,东溪场一天比一天繁荣。罗氏得知忠信离家原因,让雄义请来李仁洪,讲明忠信是收养的孤儿,并非仁洪亲生,忠信、瑛妹闻听,非常高兴。陈雄义和李仁洪消除了昔日误会,兄弟和好。四对新人结婚庆喜,为感谢观音庙主持帮助忠贵,周兴出钱重修观音庙。李、陈、周商议一起麻城祭祖。
东溪场又到了新的移民,陈雄义、李仁洪、周兴帮助安顿新来的移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