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史资料 > 麻乡约 > 陈洪义“麻乡约”民信局

陈洪义“麻乡约”民信局

2017-06-29 21:37:10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    字体:[] [] []    保护视力色:       
陈洪义“麻乡约”民信局
□    重庆 蔡绍忠
 
 
  据《中国邮政简史》记载,“麻乡约”是一种古老的民间送信组织。它起源于明末清初,经湖北麻城县中转的大批移民被迁徙到巴蜀垦荒(又称“湖广填四川”)。由于移民思乡心切,每年约集同乡推选公正、严谨守信的人员回乡探望,带去移民信件土产,携回家乡瞩托。日久约定俗成,人们便称其为“麻乡约”。而后建立固定组织,在西南各省自成体系。清道光、咸丰、同治年间(1821-1874年)是民信局发展的鼎盛时期。重庆商营活跃,民间对通信需求日益增大。以传递信件和客货运输为业的信行、信货行、信轿行等,在西南以重庆为中心设立和发展起来。
  重庆最大的“麻乡约”民信局当数陈洪义的大帮信轿行。此行东家陈洪义系綦江县新盛乡号坊村陈家坝人。陈洪义的先辈当过“乡约”,他外号“陈跑通”,出身艺人,以抬轿为业,作过小伕头,在同业间办事公正、严谨守信,秉承先辈“乡约”遗风,加上脸上有麻子,人们便称呼他“麻乡约”。相传1852年,清廷一位从四川赴滇任职的大臣唐鄂生,在赴云南途中,路过四川綦江。当时陈洪义是轿夫,抬唐母所坐的轿子,一路四平八稳,伺候周到,博得唐鄂生与其母欢喜。到云南后,唐问陈洪义愿做何事,陈答:本人未读书,无能为官。小人乃下力出身,只欲设一信轿行为生。再询欲以何为招牌,陈答:众人有意称我“麻乡约”,愿以为名。陈洪义得到唐鄂生的帮助,除将自己管辖的公文函件交其递送外,并函川、黔、滇各省关衙署,请予支持和保护,促成了“麻乡约”立招牌,正式在昆明设立“陈麻乡”大帮信轿行,以及各地分设“麻乡约”分行。送运客人,“麻乡约民信局”经营送信(图1),“麻乡约”送货行经营货运,三大业务相继开展起来。
  麻乡约机构:每一铺店设管事、伕头、脚夫、杂役等若干人。管事当面议定信资,在信封上书明,并详细记入账本,交与伕头负责派递。人事制度:用人标准是忠实可靠、精通外事者。职责和等遇:管事职责是办理收发邮件,议定信资,分配伕子、招雇、减免人事,其薪水丰厚,是正伕头工资的两三倍以上。正伕头具有良好信用,领取固定工资,免费提供食宿。麻乡约的经营范围世人概括为“管得宽、管得长”,西南的云南、贵州、四川三省境内都可到达。陈麻乡生意在竞争和发展过程中由于得到官僚支持,在西南地区名声大振(图2)。
  同治五年(1886年),陈洪义麻乡约民信局迁至重庆,在市区的白象街设立总局,与长江沿线重要城镇48个“麻乡约”有业务交往。随后又在成都、嘉定、泸州、贵阳、昆明、打箭炉(今康定)建立分局,专营信件物品传送,并办汇兑业务。
  陈麻乡繁荣本局业务,增强与同行的竞争能力。首先,爱护客货、重视包装、保证高水平的服务质量,以其出色的服务逐步扩大稳定的客源。同时,在信局内部采取了专人递送制度,以求迅速可靠,赢得了各地商客的信赖,几乎包揽信汇。麻乡约采取了一系列“灵活机动、便民制商”的经营方针,也体现了陈洪义的经营特点。如延长营业时间,并常亲临各商号收揽业务,长年为主顾提供多种便利,先记账,折扣优待,资费面议,甚至实行“大包干”制度,还为商号、盐号的员工免费交信件等,换来商界、民界的赞扬和信任,为开拓业务市场奠定了比较坚实的基础。
  同时,麻乡约寄递方法又分正站和快站两种。正站类似于一般平信,快站则类似于快信。快信中最为突出的是“火烧信”和“幺帮信”。火烧信是烧去信封一角,取火速传递之意,以示脚夫信差加急快递;幺帮信是外用几层油纸包妥(防水湿),缚上木片,万一不慎落水,不致沉没。
  麻乡约民信局从发展到规范过程中,制定了信资和日程。如重庆至成都信资32文,日程8天,每月陆路信差行走9次;重庆至贵阳信资72文,日程11天,每月陆路信差行走9次;嘉定、泸州、打箭炉等地线路的信资、日程也都有所不同(见图3)。麻乡约信差行进在山路中,他们用肩挑,将信包紧缚在两头向下弯曲的扁担上,迅速攀山越岭,特派急迅快跑信差,不能多带其他信件,郑重传递,以期安全到达。
  光绪二十三年(1897年),重庆已设有官办邮政局,但因麻乡约信用好、声誉高,重庆的大票号和自流井的盐号,仍喜交麻乡约民信局投送。麻乡约民信局的汇兑方式有两种:一种是相互兑用,即不直接运送现金,采用两地互相打兑;另一种是将托汇的银子直接运至目的地。麻乡约在发展业务方面,为了迎合商界的需要并与同业竞争,还采取了增加运递次数的方法。
  重庆大清邮政局成立后,还向麻乡约民信局抄录了其分局的分布及线路组织情况,借用其人员来帮助开设分局所,组织邮路和发展业务。1934年,国民政府交通部以信函业务为国家专营为理由,强行关闭民信局,重庆的麻乡约民信局才基本结束其业务。
  “麻乡约”在西南地区经营百年,承担了民众通信商界运送业务,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民间山区通信困难,其特定历史意义不可低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