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史资料 > 古老的家园 > 农耕文明活标本 麻城古村大屋垸

农耕文明活标本 麻城古村大屋垸

2017-09-18 16:50:02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    字体:[] [] []    保护视力色:       
       麻城黄土岗镇大山深处的古村落大屋垸最近人气爆棚,前来探访的游客络绎不绝。大屋垸原汁原味地保存着农耕文明的传统建筑、耕作方式、生活习惯,仿佛一块凝固历史沧桑的活化石,遗落在大别山深处的褶皱里。
       从麻城北部黄土岗镇水寨村口沿水泥路向东穿行十八公里的山路,就可以到达大屋垸。到大屋垸有两条路,一条是穿行在山腰的水泥路,一条是穿行于峡谷底部的羊肠小道。山腰路面平顺,视野开阔,林木葱茏。峡谷幽深秀丽,崎岖不平,浓荫蔽日,时见巉岩怪石、飞瀑流泉。
       大屋湾的居民绝大部分都姓何,自洪武三年何氏始祖迁入大屋湾至今已有近600年的发展历史。村落依山而建,一条曲曲拐拐的石板路将一栋栋房屋串联在一起,鸡犬之声相闻,一家做饭满村飘香,是农耕文明之下的典型样本。在自给自足的农耕年代,大屋垸曾经富甲一方。可如今,村民大都从那里搬出,只留下8户人家,13口人和闲置的300多亩良田,村舍房屋依然保留着数百年前的样子,留守的村民也还保持着农村最朴实的生活方式。
       站在村口的山坡上可以望见整个村子,整个村庄临水而居,依山而建,黑瓦履顶的房屋沿着低缓的山坡层层叠叠、密密匝匝,鳞次栉比,铺展开来。村里房屋都是鳞片般的黑瓦履盖,墙壁土砖垒成的,有青砖做成的,也有一些窗下石结构,大门门框大多由经过雕琢的条形巨石砌成。房屋一排排,高低错落,如同梯田。上下两排之间的道路并不平顺,穿过小巷,由石砌台阶连接。村子里的房屋大多都空置,穿过好几条巷子都看不见一个人。牛铃在空谷里回荡,鸡在房前屋后啼鸣,多少给这偌大的村庄带来些许生气。村里现在还有好几处老房子,最古老的要算何氏第五世祖留下来的大屋。
       五世祖的房屋门墙高大,外墙用青砖砌起,巨大的石条作为墙基。外墙顶部的砖雕,拼出斗拱状的两层屋檐,屋檐下方的粉墙上画有墨色的连枝纹,门楣上雕刻有古朴的纹饰。 屋内天井居中,三间一字排开,厅堂内的梁柱立在方形的石础上,地面没有铺砖。屋顶为抬梁式,房梁上没有施彩绘,仅在交替处有浮雕花纹。房屋墙上的窗户为石窗子,大多是整块石头凿镂而成,纹饰为万字回形样或为田子格。
       村庄对面的山坡上有一片原始松林,密密的古松像撑开的巨伞,高大而扭曲的主干,稀疏而错落有致的枝杈,残雪似的枝叶,酷似一幅梵高的油画。2013年,山西农科院还专程来了几名调查员,上山测量了这些松树,树龄大多在200年以上,共有200多棵。
       从村庄出来,下山坡,向河边走,河水清浅,水边野生芹菜郁郁葱葱。村口的两株老柏树生长在村口古道旁边,柏树树龄有480多年,树干浑圆,枝柯苍虬,树叶攒聚。站在村口回望,古树临河耸立,河上巨石横卧,远山浮云和低矮的村舍全成了这两棵古树的背景。整个村庄所处地带,平缓开阔,仿若盆地,田地之中还有三五棵巨大的古枫树,点染成独特的风景。山前道路沿溪水延伸处,两边山岗陡然收窄,恍若屏障,与外界只留狭窄峡谷通行。遥想当年何氏先祖,溯溪流而上,爬沟过坎,翻山越岭,在山重水复之处,峰回路转,豁然开朗,定然有柳暗花明的惊喜。
       村里年青人都搬迁到山外居住,他们只是在采摘油茶籽时回到老家。村里留下的13口人大多是孤寡中老年人,他们仍保留传统的生活方式,用黄牛耕田,用木刨、墨斗手工制作家具,用风簸、扬铲、箩筐、簸箕、筛子清理谷物,用彩线、布料缝制鞋垫衣服,用土坛腌制咸菜,用土灶做饭,有时也用村头石臼捣碎东西。
        何氏为什么在这深山中繁衍生息,何氏族谱中有明确记载:何氏先祖本姓韩,韩允是战国时韩国韩王安的次子。后来韩被秦灭了,韩允便到安徽庐江避难,以摆渡为生。一日,有一人上了韩允的船,问他姓什么。当时天寒地冻,韩允手指河水答:“此为吾姓。”意思是以水“寒”喻“韩”字。当时他不知来人身份,并非有意隐瞒真姓。谁知来人没有领悟他的意思,追问:“乃为河姓?”韩允笑而点头。事后韩允得知打听姓氏之人乃秦国官府密探,惊叹河水救了自己。于是便改姓为河,后来为了取“人丁兴旺”之意,他将水旁改为人旁,成“何”姓,并正式定居安徽庐江。何允因此成为何氏得姓始祖。当何氏家族从何允开始,繁衍到第34世时,何氏族人已经从安徽庐江发展到全国各地。此时,唐高祖武德中期的吏部尚书何奖,便居住在南京金陵石城街。然而何奖最大的成就并不在于他的官职,而在于他生有九子,偕、渭、兴、升、俊、享、向、昌、仁。随着九个儿子逐渐长大成人,他们不再满足于生活在父亲身边,于是九人纷纷出外寻求各自的栖身之所。最终九人分居九地,使何氏一族枝繁叶茂。许是因为何奖身居要职,唐高祖感念其功勋卓越,便御笔一挥,御赐“九井流芳”的美誉。九井,则代表着九人分居九地,分食于九井之意。于是何奖的后裔便以“九井堂”自居,世世代代流传下来。
       兴公(三井)之后裔季什公在元季为庐江太守,因朝廷腐败,遂挂冠归田,于洪武二年由江西饶州府鄱阳县瓦屑坝迁入麻城。妣马氏,生子荣甫、玉甫、次甫;续妣詹氏,生子祥甫。玉甫、次甫后迁居黄、蕲,荣甫后亦迁居红安,后裔迁河南、重庆永川江津等地。世居麻城域惟祥甫公能克承先志,造庐于麻城市,即今之义井斜对面偏西南处,临街而建坐西朝东。晚年由于厌倦城市生活,又迁居小漆园之大屋垸。当时留下两处遗迹:一是临街马鞍楼一栋,面积约三百平方米。工造讲究别致,一九五八年后才被拆去。楼中有马鞍一幅,装饰精美华贵。解放前夕犹在,现不知流落何处,守楼人亦复他迁,族人亦无问津者。二是当时留下食水井一口。市人受益匪浅,因而呼之为义井,此井亦即秉承九井之义志也。后被列入麻城县八景之一,今已被填闭,亦不复存矣。二世祖祥甫公传谷用公,谷用公传汝富公。汝富公有四子:文通公、文高公、文刚公、文宪公四公,四公分四大房,大房居何家大屋垸,二房居何家栗林垸,三房居小漆园,四房居东冲。此何氏分四大房之始,四地皆是灵秀峻杰风水宝地也!迁居深山以来,不独人才辈出,人丁更是兴旺,虽无泰斗之儒却不乏乡间宿士和文人。
       对于迁居深山大屋垸,何氏族谱中也有这样的反思:“论人才独以本朝为甚,大中专生代出不穷,岂非山之钟灵乎? 人结地缘!迁居落籍深山五百余年,我族世居大别山腹地瘠野。独人丁兴旺,赤贫数百载,宦途未通。若井底蛙,视野不开,呱声不远,何以洞观世界?”
        从2015年开始,由湖北广播电视台出品,黄伟麟导演的以古村落为题材的纪录片《老家》在麻城大屋塆村开始拍摄。拍摄过程将历时两年,导演希望用镜头记录下这中国人共同的“老家”,记录下“老家”人的欢乐忧愁,为“乡愁”留下可供追忆的影像。“这个村子的历史被外人知道得极少,我为了找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传统村落,去过好多地方。但其他地方的古老村子,多少都有一些现代的影响,要么突出当地的名人,要么建成商业旅游景区。因为大屋垸里都是最地道的农民,才正好是中国传统上最大群体的一个缩影。”黄伟麟曾经谈到选取大屋垸为拍摄地点的原因。在他看来,中国传统的农耕文明,正在遭遇几千年未有之大变,“这是个即将消逝的村落,垂老的村民与村子一样气若游丝,还在为他们的生存而挣扎,他们连同村子里的房屋成了这个时代中农耕文明的活标本。”
(蔡金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