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委员风采 > 大山里的幽兰花

大山里的幽兰花

2014-05-29 21:14:00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    字体:[] [] []    保护视力色:       
大山里的幽兰花
 
      ——记麻城市政协委员、三河口镇文香家电超市经理程文香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夏先丽
 

 
麻城市三河口镇,背倚大别山,面向大京九,位于河南、安徽、湖北三省的交界处,距市区25公里,属高寒山区地带,是麻城中药材和蚕桑的主要产地。这里的山野沟壑,盛产兰草。阳春三月,山林里兰草花竞相开放,香味清雅,姿态清秀,一直为古今诗人画家所赞誉。
2013年的盛夏,我们和麻城市政协的同志一起驱车来到这片风景秀美、物产丰饶、民风淳朴的土地,采访了程文香,这位久闻其名的大山里的女强人。她,亦如大别山中的兰花,清雅、朴实,默默地在山间散发着她清幽的芬芳。在风景如画的小镇,我们悉心地聆听了她所讲述的创业故事……
 

“文香家电”超市是当地一块“金字招牌”
 

程文香开的“文香家电超市”在三河口镇家喻户晓。来到镇区,我们向路边一个陌生的老汉问路,他很热情的给我们指路:“直走,过了前面那座桥,就能看到”。“文香姐”,是当地无论年老的长者,还是年轻的小媳妇对她亲切的称呼。
初见“文香姐”,她穿着一身黑色和桔红相间的裙装,短碎发,还穿了高跟鞋,显得落落大方、时尚而精明,完全不像一个山里的年近5旬的妇女。
文香家电超市占地约有一两百个平方,大到空调、电视、冰箱、洗衣机,小到电风扇、电饭煲、吹风机等家用电器一应俱全。在采访的过程中,不时有熟悉的街坊,或是偏远的乡民过来买家电。程文香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起身,热情的给每一个上门的顾客端茶倒水,耐心的介绍她的产品,从性能的优劣到价格的比较和售后的服务保障,不厌其烦。一会儿工夫,就卖出了两台电风扇和一台液晶电视。
文香姐对我们略带抱歉的说;“应了那句老话了,‘博士’ (麻城方言,意为木匠)屋的冇凳坐,瓦匠屋的用棍戳。我这卖家电,店里倒没有装空调,大热的天儿,让你们辛苦了。”在她的直爽而平静的话语中,始终充满了对生活的热心,对政府和社会的感恩之心,以及对于普通的弱势群体的怜悯和关爱之心。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历经艰辛的创业之路
 

“我是1964年的,娘家在三河口镇胡家湾村,家里姊妹6个,我排老三,父亲在供销社,母亲务农。当时的家境还算一般,初中毕业后在家里帮忙卖糕点。1986年,经人介绍,我认识了在部队当兵回来的周建新,就嫁给了这个老实巴交、话语不多,但是踏实稳重的男人。”
“夫家在更偏远的刘家河村周家冲,老公弟兄3个,也是穷的叮当响。嫁过去后看到家里的状况,从小就要强不服输的我便决心要出来做点小生意,来改变贫穷的现状。”
“可是谈何容易呢?丈夫性格老实本分,觉得周围的乡邻都是祖祖辈辈靠种田营生,虽然穷点,好歹也能糊口,就应该知足。公婆认为小两口结婚不久,早点要个孩子才是正事。何况,家里也没有做生意的本钱啊!乡邻们当时也有议论的,说建新媳妇要去做生意,说的好听点的说能干,说的不好听的说不安分守己,唉——”
“可我管不了那么多,我天生就是一副不服输、不怕吃苦的性子,认准了的事,9头牛都拉不回来。”
1987年,倔强的程文香不顾家人的反对,卖掉了分家时仅有的一头猪,再东拼西凑,凑了300元钱,在三河食品所的屋檐下租了一个仅6个平方的木板茅棚,从此踏上了经商之路。
程文香说:“做生意苦一点、累一点我都不怕。棚子小,上厕所也不方便,只能少喝水。只有一件事,我一直没对人说,现在想起来还蛮难过的。就是隔壁和我一起做生意的一个女的,家里条件好,每到吃饭的时候,公婆、丈夫和父母总是轮流着送好吃的过来,每到这时,经常饥肠辘辘的我只能低着头视而不见。同样是女人哪,怀着孕和后来哺乳孩子,为了做生意,有时连一口热水都喝不到。”
文香姐说到这些往事,她的眼眶有点湿,声音也有些哽咽。但是坚强的程文香没有被这些困难所击倒,凭着热心周到的服务和诚信经营、童叟无欺的口碑,小店的生意越来越有起色。她守了下来,一干就是5年。
到1995年的时候,程文香夫妇已经有了几万元的积蓄,还在麻城河东开发区自建了一套200多平米的小洋房。那时的“万元户”,已经让人眼红羡慕啊!初尝到创业甜头的夫妇俩商量着,准备用挣到的的钱扩大经营规模,然而“天有不测风云”,老天爷在这时给他们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。
“我记得是95年10月份,有人打电话报信说‘建新运货的车在高速上出事了’。当时听到这个消息,我一下子就懵了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赶到医院,所幸人没有大碍。我们主动赔付了事故中的伤者3万多元。人家也很可怜。发生了这样的事,都不愿意,互相理解吧。”
这一场飞来横祸,把夫妻俩多年来辛辛苦苦的一点积蓄赔了个精光。出院后丈夫老是唉声叹气,程文香安慰他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没柴烧。大不了,从头再来”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汗水浇开了幸福之花
 

遭遇了变故的程文香始终都没有气馁。从1992年起,她租赁了临街面的三河口镇农业服务公司的店面,不仅经营副食,还做起了家电生意。
“去武汉汉正街打货,几家个体户合伙包车,进衣服、副食、日用品呀,人家一次打一个大包。为了节省开支,我一次总是打3、4个大包,连男的都自叹不如。打货回来都是自己搬运、盘存。有一年进货回来,子宫瘤大出血,住进了三河医院。后来还转去协和医院手术,命都丢了半条,还是不服输。”
老公见她太辛苦,也总是劝她,反正日子已经一天天好起来,不需要这么拼命。她总是说,苦日子过惯了,停下来反而不舒服。
程文香的生意一天天做大,除了她吃苦耐劳、坚忍不拔的个性,更与她的为商之道有很大的关系。
“人们说‘无商不奸’,我不这么认为,太贪图利益,生意只能做一次,没有回头客。货真价实,薄利多销、热情服务、诚信经营才能留住客人。碰到太可怜的穷人,我甚至把东西半卖半送的给人家,碰到老人来逛集,端杯热茶,帮他们去邮局存取汇款。乡亲们不买东西,也爱来我的店里坐一坐。做生意,汇聚了人气,就是聚财。”
有一年的腊月二十几,天飘着雪花,格外寒冷。傍晚时分,一个老汉到程文香的店里打年货,他要买一条廉价的香烟和两瓶谷酒。程文香见他衣着单薄、破旧,脚上穿得还是一双破了洞的球鞋,不由动了恻隐之心。她叫老汉等一下,急急忙忙跑回家里,把买给丈夫过新年的一件棉袄给“偷”了出来,塞给老汉,说:“穿回家过个暖和年吧!”晚上回家,丈夫说新买的棉袄不见了,她说:“风太大,被风吹跑了了吧,明儿我再给你买一件。”丈夫深知她的为人,也没有再多问。
财富眷顾善良的人,汗水浇开了幸福之花。1999年,程文香夫妇在三河口镇建起了400多平方的三层临街面楼房,一楼经营生意,命名“文香家电”。三河口镇开发新区后,迁至现在的“文香家电超市”。几年间,她的资产翻了几番。
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致富不忘众乡亲
 
采访中,程文香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;“人做好事始终比做坏事强。”二十多年来,无论是生意刚刚起步,还是到今天小有成就,她始终用实际的行动在践行着这个朴素的人生信念。
2007年春天,三河口镇汪家湾村一个叫郭万年的村民找到了程文香家中。
“文香姐,大伙都说您是大好人、心善,您救苦救难,行行好吧!”一进门,这个汉子就哭丧着一张脸,对程文香求助。程文香“好管闲事”在镇上出了名,凡是沾点亲带点故的乡民都爱求她帮忙。这在家里早就司空见惯,可是眼前这个人,连面都不曾谋过,怎么也寻上门来?程文香止住心里的疑惑,亲切的问:“大哥,你别急,你有啥难事,慢慢讲。”
通过好半天的交谈,程文香才弄清了事情的原委。这个叫郭万年的汉子,妻子生了重病要转到市里去,家里已经家徒四壁,还有300元住院费怎么也凑不齐。他偶尔听镇上的人说程文香义道,情急之下,就找上门来碰碰运气,开口要借300元钱。
眼前的郭万年,胡子拉碴、头发凌乱、目光呆滞、语无伦次,一件破旧的外衣皱巴巴的,一副落魄的样子。程文香看到这情形,决定把钱借给他。这时,丈夫周建新说:“文香,一点底细都不知道,300块钱虽然不多,也是我们辛辛苦苦挣来的,你说借就借,恐怕是肉包子打狗——有去无回。”“建新,你说的也不是没一点道理,但你看这个人,的确是真的为难。他是为了救病人,万一他老婆有个好歹,他也很难再成个家。这个忙,咱得帮啊,不光是救病人,也救了他的一家。我相信这次帮了他,等他有了偿还能力,一定会还咱钱的。还不了我也不怨,只当做了一件善事。”周建新见她说的在理,就答应了。程文香马上把钱拿给了郭万年,只是嘱咐他尽早转院,好好照顾妻子。
这件事过去了两、三年,程文香自己都忘记了。这一年的五一节前,有兄弟俩上门称来还钱,还要买一台电冰箱。她看了半天,才记起来那个年长一点的正是郭万年。他千恩万谢的说老婆的病已经好了,家里的情况现在好一些了,300块钱的救命钱要文香姐收下,还说年轻一点的是他的兄弟,要结婚了,准备买台冰箱。程文香高兴地笑了,马上挑了台物美价廉的电冰箱给郭氏兄弟,还留他们在家里吃饭。
“三河的乡亲都是很淳朴的,没有多的心眼,很多人是因病致贫,还有的孩子,成绩优秀,却因为家贫面临着辍学的状况。每次听到这样的事,我都会主动找上门去了解情况,帮帮这些家庭渡过难关。”
在三河口镇中学就读的来自单亲家庭的孩子王某、汪某,还有孤儿刘某,每人每期都会得到程文香300元的援助。如今在武汉科技大学读大四的陈威,也是生在单亲家庭,从小学4年级起就每年得到程文香的资助。这些孩子都叫她“程妈妈”。“没有程妈妈的帮助,就不会有我们的今天!”
 
一名政协委员的责任与担当
 

程文香1997年入党,1998年起担任三河口镇个体私营协会主任。两次被评为“黄冈市诚实守信个体工商户”,多次被评为三河口镇党员“双带”标兵、麻城市劳动模范、“三八红旗手”等,2013年荣获麻城市“十佳农村党员创业标兵”。曾任麻城市六届人大代表、七届政协委员,现任麻城市八届政协委员。
面对着这些荣誉和光环,程文香懂得,这不仅仅只是政府和群众给自己的荣誉,更多的是意味着一种责任与担当,大胆的参政议政、履行职责,才能更无愧于一名政协委员的称号。
程文香说服一名老上访户的故事在当地曾传为美谈。2012年,一个偶尔的场合,程文香听到当地派出所干警说起一名上访户,据说是因为政府2006年修路占了他家的田地,一直在为这事上访,屡屡调解不成,非常难缠。程文香听说了这件事,就主动请缨,要求和派出所以及镇里的工作人员一起上门,给这名“上访户”做工作。
程文香见到那上访户时,觉得他举止文雅、谈吐不俗,并不像之前自己所听到的各种不良的印象。她诚恳的对他说:“我看你这个人其实非常不错,不要把时间和精力花在这样的事情上,不值得。人要往前看。老话说‘修桥补路,添福添寿’。政府做的不当的,你把你的要求提出来,我是政协委员,我去帮忙沟通,尽早化解误会。”通过几个小时的交流,程文香的耐心和真诚打动了他。他再也没有上访,有时,还会给他觉得信赖的“文香姐”打个电话。
前两年,有一伙新洲的行骗团伙,专门在临近过年的时候,去信用社门口盯梢取钱的老人,然后伺机行骗。程文香听说这件事,十分气愤,决心要协助公安机关“管一管”这个事,把专骗老人血汗钱的骗子赶出三河口镇。
机会来了!经过近一个星期的守候观察,程文香终于发现了这伙骗子的行踪。为了不打草惊蛇,她悄悄的记下了其中两个人的摩托车牌照号,然后拨打“110”报警。这伙骗子很快被绳之以法,家乡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,她觉得十分欣慰。
三河口镇地处偏僻,群众的文化生活相对比较贫乏。过去,村里的妇女闲暇时喜欢在一起家长里短,要不就是打牌度日,很容易引起家庭矛盾。程文香自个儿出资购买了一套音响和麦克风设备,组织妇女们在业余时间跳起了广场舞。
“我们还去市里面请了舞蹈老师帮忙编舞,自己也在电脑里看视频学习,再把服装统一起来。姐妹们都说,和城里人跳的一样像模像样呢!看着大家乐呵,我也乐呵,觉得自个儿年轻不少。”
回城区的路上,三河的镇区新貌、山水树木在视野里渐渐的淡出,而程文香的音容笑貌却清晰的留在了我的脑海里。一个普通的山里妇女,却能做出这么多不平凡的事情,不能不让人敬佩。也许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,选择所身处的环境,但是我们一样都可以选择奋斗,修养纯朴善良的心灵,选择努力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,选择实现人生的价值,活出自我的精彩。
宋代苏辙诗云:“兰生山谷无人识,客种东轩遗我香。知有清芬能解秽,更怜细叶巧凌霜”,这是的咏兰名诗。兰,幽而不病,处深山,不以境寂而色逊,芬芳高洁,幽香四溢。程文香,她正像一株深山里的兰花草,坚韧、执著的吐露着属于她的芬芳。